昆明律師和107人敦促最高法澄清同樣的命令和價格

發布時間:2020-04-18 14:28:00

“同命不同價”的賠償問題爭論了多年。為此,來自昆明的徐思龍律師聯合107人,要求最高人民法院修改相關法律法規,統一“人身損害賠償標準”,以法律明文規定的形式,不分身份、身份,明確“同命同價”的生活方式,工作類型和年齡。

昆明律師和107人敦促最高法澄清同樣的命令和價格

“同命不同價”的賠償問題爭論了多年。為此,來自昆明的徐思龍律師聯合107人,要求最高人民法院修改相關法律法規,統一“人身損害賠償標準”,以法律明文規定的形式,不分身份、身份,明確“同命同價”的生活方式,工作類型和年齡。

這一規定被視為“同一生活不同價格”問題的根源。

針對大量農民進城就業的現實,最高法作出了補救措施:規定對進城居住一年以上、生活來源于城市的受害農民,按照城鎮居民補償標準給予補償。

“由于生活在城鎮的受害農民大多不申請居住證,舉證困難,法院要求的證明標準也比較高,這使得許多在城鎮工作多年的受傷農民很難獲得按照城鎮居民補償標準計算的補償。

“憲法和民法通則都確認公民的生命權和健康權受到法律的平等保護,徐思龍認為,城鄉差別的補償標準不符合憲法和法律的規定,不符合建設法治國家的要求,不符合城鄉一體化的要求城鄉發展。

至于提出修正案的初衷,徐思龍用一個案例說明了自己的理由。

去年3月1日凌晨3時許,西昌路附近發生一起車禍。賈女士下班乘電動車回家時被出租車撞倒。賈女士多處骨折,后來被鑒定為10級殘疾。

“生活平等是一種典型的制度歧視。特別是隨著我國城鄉一體化進程的加快,越來越多的農民涌向城市謀生、定居或學習。總的趨勢是消除城鄉差距,實行統一的補償標準,因此,徐思龍要求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修改,“消除法律法規和解釋中不平等的規定”

截至6月1日下午,僅幾天時間,就有107人同意與他聯合簽約,其中包括律師、農民、政府人員和商人。當天下午,經全體人民同意,他將自己的意見郵寄給最高法,希望得到最高法的答復。

徐思龍認為自己的意見可能會沉到海里,但他并沒有放棄希望:“短期內在全國范圍內實行統一的死亡賠償標準是不現實的。我的想法是,在某個地區,比如一個省,是否可以統一。”

許說,在現有條件下,“希望農民工進城時,首先要到當地***辦理居住證,防止出事后沒有辦法維權。”。

西山區法院法官李文華:

西山區法院法官李文華認為,“同命不同價”一直是公眾十分關注的話題,我國的傷殘死亡賠償標準也一直是“獨立”的。同一情況下,省、區、市之間執行的標準可以不一樣;省、區、市、轄區之間執行的標準可以不一樣;同一省、區、市的各地執行的標準可以不一樣。這也是人生,但得到的補償數額卻遠不公平,這已成為全社會的共識。

《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監督法》規定:“公民認為最高人民法院對具體適用法律的解釋與法律規定相抵觸的,可以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提出書面審查意見,由常務委員會工作機構研究。必要時,送有關專門委員會審查、評議。”徐思龍律師的執業行為符合規定。

一、刪去《解釋》第二十五條中的“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殘疾賠償金應當按照上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的高低計算受害人喪失勞動能力或者殘疾程度的,按照殘疾認定之日起20年計算”。

根據《解釋》第二十八條,“被扶養人的生活費,按照被扶養人喪失勞動能力的程度和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鄉居民人均消費支出計算。”刪除“和農村居民人均年消費支出”。

二、刪去《解釋》第二十八條第二款最后一句中的“或者農村居民人均年消費支出額”:“如果有幾個受扶養人,年度補償總額不得超過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支出和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支出”。

三、刪除解釋第二十九條“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死亡賠償金按照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計算”。

四、在本解釋第三十條第一款中,“或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中的“補償權人證明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農村居民在其居住地或慣常居住地的人均純收入高于法院起訴地標準、殘疾補償金或死亡的證明”賠償金可以按照其居住地或者經常居住地的有關標準計算。

五、刪去《解釋》第三十五條第一款中的“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和“農村居民人均年消費支出”。(都市時報首席記者程浩)


怎搞网络营销赚钱 今期三肖必中特 百度指数排名 新疆11选5前三走势图 北京快乐彩8 天津市内期货配资公司 七星彩中奖规则及奖金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五星 幸运28模式 湖北快三走势图―基本 22选5定号最准的方法 时时彩计划 河北十一选五的走势图一定牛 天津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安徽11选5最新开奖 江西11选5玩法说明 福彩幸运农场走势图表